一溪云

《一溪云》一溪云翡翠 第十六章 众口难调的鱼 一溪云调教

时间:2019-10-26 06:11:21编辑:拇阅读

轻小罗新书《一溪云》由轻小罗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林溪晚,刘大娘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“是。”林溪晚摸不准王闰之的意思,老老实实的答应着。 王闰之点点头:“你也知道,我才来这里,人地两疏,许多事情做起来不趁手。现在

一溪云

>>>《一溪云》在线阅读<<<

《一溪云》免费试读


“是。”林溪晚摸不准王闰之的意思,老老实实的答应着。

王闰之点点头:“你也知道,我才来这里,人地两疏,许多事情做起来不趁手。现在又是用人的时候,溪儿,你得帮我。等过了这一阵子稳定下来,我再着人去打听莫家的事。何况你还小,许多事情也不用着急。”说着定定的看着她。

她的话包含了两层意思,其一,现在形势不允许。其二,林溪晚必须和她一条心,一起度过这个关卡。这跟林溪晚先前的打算正好相符,只是稳定下来是指什么?等她成为苏夫人么?她本来就是历史上的苏轼的第二任夫人,自己只管答应下来就是了。

“瞧您说的,”林溪晚真诚的看着她的眼睛,“我虽然小,也知道事情有轻重缓急,分得清什么是轻,什么是重。自然是先紧着您的,我的事情就先放着罢,正像您说的,我还小,不着急。就怕我不懂事,帮不到什么忙,明天要丹青一起跟着侍候罢。”

王闰之摇头:“西厢隔壁的小房子里有个灶台,明天要丹青收拾下,晚上咱们用点汤汤水水的就方便多了——我已经跟夫人说了,她也答应下来。”

两人又说了一会子话,王闰之跟她简单的介绍了府里几个管事妈***情况,直到掌灯时分才让她回房收拾。

第二天寅正三刻林溪晚起床服侍王闰之梳洗过后,一起往东院的西厢走去,未曾进屋就听到里面的说话声。王弗半歪在矮榻,一边的小杌子上坐着一身材苗条的妇人。那妇人看到王闰之,忙站起身。互相见了礼,妇人果然就是周姨娘。

林溪晚看她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,素着的一张脸眉目清秀,身上穿了一件收了腰的淡紫色褙子,越发衬出纤侬合度的身姿。自半年前林溪晚来到这里起,所见到的褙子莫不是直筒样式,不显腰身,这周姨娘就给人一种精致不俗的感觉。

落了座,周姨娘就问王闰之睡得好不好,饭菜可还合口,底下人伺候用心不用心,处处透着亲热,却隐隐一副主人招待客人的口吻,王闰之笑着客气的回答了。她又说道:“小娘子正当妙龄,应当多出去走动走动,才不枉来京师走一遭。说不定……”说着掩袖而笑。王闰之低下头,看不出是羞是恼。

丫鬟端了煎点汤茶药上来,王弗看着周姨娘:“你也回去吃饭罢,不必在这里立规矩了。”周姨娘识趣的告退,镯子上的流苏在白玉般的手上摆动,说不出的动人。

王闰之好像松了口气似的:“今儿倒是该多喝盏汤药,晚上有些积食。”原来这煎点汤茶药是以茶叶、绿豆和山药为主,掺以龙脑、麝香细细磨碾好后,再窨三天,即可取出去来煮食,有去滞代食之效,所以宋人往往在早饭前先喝一盏煎点汤茶药。只是苏家喝的这个汤药用莲藕代替了山药,又因王弗正在孕中,兼吃着药,其中的茶叶、绿豆和麝香等物皆不宜,是以只端来一盏。

王弗因笑道:“是不是紧张了?这有什么,咱们又不是那等高门深户,人多事情也杂。不过是几十口子的柴米油盐,外加些日常的人情往来,再者你也随我学了这十几日,没吃过猪肉,也见过猪跑。”

说的王闰之也笑了:“只是天气热了,夜里有些闷,才没睡好。”

“这倒也是,我身子弱,倒还没觉得。”转身唤听絮,“我记得年底咱们带来的箱笼里有匹竹青色的纱縠,一会你去找出来,让二十七妹拿去糊窗户……”

说话间早饭摆了上来,两个人吃了饭,王弗指了指左边的屏风:“我就在那后面,你只管大胆应对。”

幕后听言?林溪晚心里忽然跳出了这四个字。苏轼和王弗的故事,流传到最后,也就剩了红袖伴读和幕后听言的几个片段。这个女子,在和苏轼的十一年的婚姻生活里,为了丈夫的生活和前途苦心筹划,殚精竭虑。在生命即将油尽灯枯的时刻,又苦心的培养“接班人”。看着王弗单薄的身子隐入屏风后面,林溪晚只觉百味杂陈,也许这是她的生命里最浓墨重彩的剪影罢?只是苏轼呐,他是否有足够的胸襟容忍这种“干预过度”的关心?

苏轼,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子?林溪晚忽然想起,她在苏轼的家里住了半个多月,居然还没有见到他。

就在林溪晚神游天外的冥思中,几个管事妈妈已陆续过来回话。她们虽然眼里透着犹疑,面上倒还恭恭敬敬。果然如王弗所说,这些都是零零碎碎的小事,只消王闰之点头即可。

王闰之的神色就轻松下来,本着“有事早奏,无事退朝”的原则,正想教他们退下,有个妈妈迟疑了一下,忽然走上前来:“有件事,”她犹豫道,目光闪烁,却是管理厨房的蔡妈妈,“最近送到厨房里的鱼,大半都不新鲜,有些已经臭了,别说是主子们,就是咱们这些下人都吃不得,只能全部扔掉。”

“分明是含血喷人!”她身后的一个妈妈脸上一片惊怒,自然是负责采买的林妈妈,“鱼交到你们手里时还是活的,哪来的腥臭之说。明明是你们几个手艺不好,做的鱼没人爱吃,只能放在那里坏掉。”

“自打二少夫人随着二少爷去了任上,家里喜欢吃鱼的统共就没几个,怎么能怪到咱们头上。只怕是你看准了这点,才去采购一些臭鱼烂虾,趁机昧钱。”蔡妈妈毫不相让。

两个人各执一词,争了半晌,黑白虽未分出,却将事情的始末透了个大概。原来,苏府每天牛羊鱼肉以及各种蔬菜的采买都是有定例的,就像鲜鱼,每天的定例是十斤。只是喜欢吃鱼的人并不多,尤其是二少夫人走了以后,鱼肉更是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。

“既然如此,鱼肉的定列就改一下,由十斤改为一斤罢。”王闰之倒是抓着了关键并定出了处理方案,“这样,林妈妈采买起来也方便,蔡妈妈又不必为处理鱼肉而犯愁。”

“使不得。”没想到两位妈妈这次观点一致,异口同声。

林妈妈说:“这规矩本是老爷在的时候定的,咱们又都是做顺了手的,贸贸然的改掉,只怕……”

蔡妈妈恨恨的看了林妈妈一眼,居然也附和道:“是啊,改来改去,咱们底下人更加不好做事,况且家里若是来了客人,临时添补也有些来不及,大少夫人怪罪时谁来承担?”

明明是再小不过的事,一顶大帽子扣下来,王闰之也不好招架,她一时沉吟不决,两个妈妈眼里的鄙夷一闪而过。

林溪晚看的着急,悄悄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王闰之朗声说道:“两位妈妈说的有理,既然是早就定下的规矩,我确实不好改动。只是不知道,采买不力,购到变质食材,或者厨艺不精,浪费食材,若按规矩,应该怎么处置?溪儿,你这就去问一问大少夫人。”

搬出规矩,搬出上级领导,这个法子谁不会用?

林溪晚答应着,就要往外走,两位妈妈脸色就变了。王闰之看在眼里,语气缓了很多:“我年纪轻,不懂的事情也多,诸事还要多多仰仗各位妈妈,”说着对着她们捡衽施了一礼,“各位妈妈也要不吝赐教,些许小事,就不要麻烦大少夫人了。今天的事就这样定了,若没别的事,就散了罢。”

几位妈妈鱼贯而出,只有外院的刘妈妈向前走了一步,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帖子:“欧阳夫人三日后来咱们府拜会。”

王闰之接了,刘妈妈也低着头退了出去。

王弗从屏风后出来,脸上带着赞许的笑:“你做的很好,再有点气度就越发好了。只需记住,你是主,她们是仆,你是出令,她们是按令行事,说话自然就有气势。”接了王闰之递过来的帖子瞧了瞧,“三日后的宴席你可要用心准备了,也不用怕,参政大人一向对爷青眼有加,夫人又和善近人,只是有一样,”她似笑非笑,“欧阳夫人喜欢吃鱼。”

王闰之有些尴尬:“要不通知厨房,规矩暂且不改?”

“不可。”复叹道,“我真是精神越发的不济了,这样明显的问题都发现不了。不过话说回来,蔡妈妈和林妈妈两个老人精居然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,阴沟里翻了船,里面定然还有别的阿臜事。”说着就交代闻柳、听絮,“你们一个去把任妈妈找来,一个去把纱縠找出来送到小跨院。”

“这次宴请欧阳夫人,主要是为了谦儿哥,”王弗又绕回了话题,“参政大人门生遍朝野,若是能得她引见,多结交一些青年才俊也是好的。当然,这其中若是有几个色令智昏的登徒子就更好了,可以趁机……”她住了口,看向周姨娘住的方向。

“七姐,”王闰之忽然急急的说,“这样不妥。”

“怎么?”王弗有些奇怪。

“这么多年来,你和姐夫互相敬重,相敬如宾,若是因为这个教姐夫猜疑了你,岂不是因小失大?况且,”她握住王弗的手轻轻摇了摇,“姐夫既然一直没将她放在心坎上,那她是走是留又有什么干系?”

王弗一时怔住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晚上出去吃饭,回来晚了,写完发上来居然过了12点,咳,冒充昨天的可以不。

落初文学www.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!

一溪云

一溪云

轻小罗新书《一溪云》由轻小罗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林溪晚,刘大娘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“是。”林溪晚摸不准王闰之的意思,老老实实的答应着。 王闰之点点头:“你也知道,我才来这里,人地两疏,许多事情做起来不趁手。现在

作者:状态:连载中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一溪云》一溪云翡翠 第十六章 众口难调的鱼 一溪云调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