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花落夜长安

《繁花落夜长安》繁花落尽 第二十章 论逃跑姿势的重要性(下) 繁花落夜长安小白文

时间:2021-01-22 20:04:16编辑:拇阅读

楼北新书《繁花落夜长安》由楼北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赫连姝,叶长安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这妖孽还真的是毒舌,人家逃走了你还得编纂人家的是

繁花落夜长安

>>>《繁花落夜长安》在线阅读<<<

《繁花落夜长安》免费试读


这妖孽还真的是毒舌,人家逃走了你还得编纂人家的是非,还说什么偷袜子,真是不厚道。

可叶长安笑的更欢,并且猥琐!

慕追离:“……”

饶是他这么面无表情的人都忍不住额角抽了抽,韶修沉做事太绝,为人小气又毒舌,简直跟一个裹脚老太太一样。

“走吧,如果现在不赶紧离开的话,一会儿戒备就更森严了。你也逃不出去。”角落里的卓清遥听见那些路人那么编排慕追离,自己的那点不愉快瞬间就烟消云散了。

他一脸善意地提醒着二位,戒备森严对他俩谁都没好处,今天叶长安是出逃的,同样慕追离也是。

三个人那么商量了一下,决定要把卓清遥推出去做挡箭牌。以西晋太子的地位,肯定不会随随便便让那些士兵检查的。

他们来到城门口。士兵走下来,手里还拿着一幅画像,叶长安在里面悄悄看得心惊,就怕一会儿卓清遥顶不住了大家一暴露,想逃走都不行了。

“你,下来,我看看,过,你,过,都不是罪犯,放行!”

…只是,那个士兵好像有点眼瞎,他就随便拿画像一比,估计连正眼都没有看他们一眼,直接就让过了,叶长安特别好奇为什么那士兵盘查的如此松懈。

她探头过去,眼神刚刚扫到那幅画的时候,瞬间就不客气的笑出声,不仅笑还顺手去推了推卓清遥一起看,卓清遥也探首看去,当即笑道:“这北邺画师的画功…实在了得。”

那忍俊不禁的样,慕追离淡淡地扫了一眼状若疯癫的二人,淡淡地收回视线,波澜不惊地吩咐驾车的年高出城。

在路上的时候,叶长安还是一直笑个不停,只要一想到那副画,她就十分佩服那画师,真尼玛给力,她忍不住跟绮影说道:“诶,看了没,那幅画像,真的是画的太抽象了。”

“画得是挺幽默,不过文字描述倒是洋洋洒洒。”

绮影也是微笑着,显然也是看了那幅画,画上就一个简单明了的类似于一个火柴人的样子,不过这画师的文笔了得,画像旁边洋洋洒洒写下一幅字,全部都是形容那逃犯的,叶长安倒是没有看清楚,只依稀辨识出一句什么:尖嘴猴腮耗子眼,还有什么大象耳朵什么的。

当画家可惜了,他应该去当文学家!

“要本太子说,咱们当初就不该担心,早知道他们的画师这么坑,画得这么不像,士兵又这么松懈,咱们早就出来了,哈哈哈…”卓清遥折扇一打,颇为自得的说道。

慕追离眸色沉了沉,不发一言,是否真如表面这样如此松懈就能过去…

……

北邺边城墙上,一袭青衫,修长玉立,一双魅眸如星河璀璨,手中一张破羽弓,慢慢举起,魅眸微眯,眼神里是凛然杀气,箭在弦上,直指那不断远行的马车…

‘咻’——!

箭羽划破长空,以破云之势向马车袭去。

正中马车车轮部,疾行的马车戛然停止,箭矢卡进车轱辘里,马车里的人也因为被猛地一停而惯性地向前撞去。

叶长安是最毫无防备的,所以她撞上了马车的门框,暗骂一声,她怒不可遏地掀开帘子站出来,发现是有人射中车轱辘,所以马车迫停。叶长安怒吼道:“那个孙子射的箭?有没有素质啊?长眼了么?”

韶修沉内力强厚,听力也优于常人,所以对面叶长安说的什么他自是听得一清二楚。绝美的面上浮起一丝残忍而冰冷的笑意,他在此举起手中的弓,抽出一根箭羽,眼底一片冰冷。

北邺七皇子,出兵打仗,战无不胜,故被人们尊称为战神,一步屠百人,北邺大军在他的带领下,所向披靡,尸骸遍野。传闻那战神练得一手好箭法,百步穿杨,出神入化。

此刻这箭指着的,不就是昔日里还扬言要以全部身家来迎娶的那个人么?

叶长安四处观望,这路上也没见什么可以人影,不过也没有行人,倒是十分古怪…

她突然想起来,好像在出城的时候,就他们一辆马车,旁边压根就没有路人要出城的,再一联想到那士兵如此松懈的态度,还有那个画像。

…就在这时,叶长安忽然瞥到远处的城墙上仿佛有人影闪动,紧接着,叶长安的瞳孔蓦然紧缩,呼吸微滞,整个人处在一个十分僵硬的状态。

那箭飞速而来,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向叶长安袭来。

变故来的太快她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,只见那锐利的箭矢直袭她胸口处。但在这个时候,叶长安却没有反抗,她也同样在赌,赌她能活下来,赌这一箭伤不了她。

箭矢如愿穿过了叶长安的身体,落在不远处的地上。叶长安猛地松了一口气,她拔起车轱辘上的箭扔到不远处,然后又重新钻回马车内,急忙说道:“年高,快驾车走!后面有人拿箭射我们!”

年高重重地甩了下缰绳,那马儿便飞快向前疾跑。

远处的韶修沉淡然看着这一切,接着便一跃而下,飞身而起,跨到白驹身上,向马车疾驰的方向追去。

马车还走没多久,就被突然冒出来的一群黑衣人给围住了,慕追离见状,微微攥紧手中的哨子,他如果吹响这哨子,便有手下人前来救援。

但随之而来的也将是他暴露自己的势力,身旁有卓清遥,卓清遥现在虽然不说,也愿意让自己乘坐,但如果回到西晋,第一个会卖出自己的,就会是他卓清遥。现在在卓清遥面前暴露实力,于自己最终的计划不利。他默默收起手中的哨子,决定静观其变。

绮影是坐在马车外头的,她见为首的那个没有蒙面的黑衣人有些眼熟,定睛一看,那不正是上次碰见的狄煦吗?他是韶修沉的人,那就是说…

绮影扭头说道:“老大,是北邺那位的人,你看要不要…”她最后没说,但叶长安明白,她的意思是问要不要冲出去。

叶长安撩开车帘,看了看,呦呵,还真是狄煦,自己才刚刚出来,这就追上了,真是够快的。

反正自己又不会死,绮影也不会死,那就没什么好怕的,此时此刻,叶长安突然就冷静下来。此刻必须得赶紧想个法子脱困,估计城墙边上那个射箭的就是韶修沉那个王八蛋,明知道射不死自己还要射,这不是吓唬人。

但是就算知道射不死,那也不能随随便便射,这笔账,今儿姑奶奶给你记上了!他日必将奉还!

至于眼前这些…

叶长安懒洋洋地挑了挑眉,清秀的小脸上一派乐呵呵的模样,她微笑道:“狄煦?你不好好跟着你家主子,跑来我这儿干嘛?是要听本公主唱歌,还是要看本公主跳舞?”

她故意耍流氓,狄煦见过太多被围堵求饶的说辞,他原本以为这东昭公主出来,看到这场景,就算没有吓晕,那也应该会哭的梨花带雨、

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叶长安出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,所以…

他好像,被调戏了啊!

狄煦轻咳,眼神往其他地方瞟了瞟,故意装作没听到她的话一样,正色道:“公主此刻出行,公主的王兄可知道?”

那可是,必须当做没听见啊,上次就被这女的荼毒的够呛,他是再也不想听到任何有关叶长安的一切了,若不是自家主子非要自己来执行这个任务,他是绝对不会来的。

这个东昭的公主,比自家主子都可怕!

“要你管!你就说吧,你拦着我们要干什么?”叶长安不耐烦地回道,她挑起自己的一缕头发在指尖转来转去,神色十分娇蛮跋扈,倒真的想传闻里那个胸无点墨,娇蛮跋扈还无脑的公主。

“公主,您车上是否有可疑嫌犯?北邺皇宫里失踪了一位犯人,能否行个方便检查一下公主的马车?”狄煦的语气倒是恭敬有礼,毕竟他家主子也并没有说要伤害东昭公主。

而且主子还当中向东昭公主表白了好几次,他们这些做属下的,也不敢随随便便揣度主子们的心意,所以这该有的恭敬还是一样不少的。

叶长安素手一拦,下巴微微一抬,十分刁蛮地拒绝道:“不行,本公主不允许你们进去。”

这下,轮到狄煦为难了。

“——叶长安,你确定要与孤为敌?”

繁花落夜长安

繁花落夜长安

楼北新书《繁花落夜长安》由楼北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赫连姝,叶长安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这妖孽还真的是毒舌,人家逃走了你还得编纂人家的是

作者:状态:连载中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繁花落夜长安》繁花落尽 第二十章 论逃跑姿势的重要性(下) 繁花落夜长安小白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