泪无痕:一枕春梦

泪无痕:一枕春梦

李式微作者

穿越

已完结 来源 :新华阅读

发布时间:2020-01-02 18:03:25

在线阅读

《泪无痕:一枕春梦》是李式微写的一本穿越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泪无痕:一枕春梦》精彩章节节选:果然,这间房里进来几个侍者,点上了灯火,便退了出去。下面一片明亮,梁薇低头看去,原来是间会客厅。不一会儿,邹亦明仍是白日里的装束,

《泪无痕:一枕春梦》免费试读

果然,这间房里进来几个侍者,点上了灯火,便退了出去。下面一片明亮,梁薇低头看去,原来是间会客厅。

不一会儿,邹亦明仍是白日里的装束,与一个暗蓝服饰,玉冠束发,气度威严的中年男子一起走了进来。邹亦明对那中年男子态度很是恭敬,请他坐下,自己站在一旁问:“知府大人这时过来,有什么吩咐?”梁薇所在位置,只看得到邹亦明一边的额头与眉眼,与白天相比,轮廓仿佛没那么分明,想来是人皮面具给摘下了,正以真面目示人。她能看到的面积小,觉得还是有几分英俊气的,不过看他伸出的手,手背上满是凹凸不平的伤疤,甚为怖人。

这知府大人便请邹亦明坐下说话。待他坐下,知府大人才倾身问:“君子堂的人今日与本官通了消息,说是‘五煞’来到暮云府地界,令本官协助拘捕。君子堂的本事本官是知道的,倒也是能人辈出,早就奉命拘捕‘五煞’。这也过了有几年了,怎么还没有将他们缉拿归案?本官想先生亦是江湖中人,特来问一下这‘五煞’的底细。”

邹亦明微微冷笑着说:“这‘五煞’中的其中一个,可以说,就是在下的熟识……”

“哦?”知府大人的眼睛在灯下发亮,显得十分感兴趣。

邹亦明便介绍道:“这‘五煞’就是五个杀手,结成一派,只要给钱,无恶不作。下至黎民百姓,上至高官,手上血债无数。三年前他们偷了高丽王的孙子给人练长生不老药,引得高丽与我大梁失和。当今武林盟主,也就是靖国将军陈广生因此震怒,上书一道,请朝廷将这五人缉拿归案。皇上亲派君子堂的高手缉拿他们,却不想这五人着实有些本事,手段亦多,竟然与君子堂的高手周旋两三年。他们之前另有姓名,不过与君子堂的高手周旋良久,偏就也自称‘五君子’以松、梅、兰、竹、菊自喻,倒是可笑得紧。”

那位知府也随之嗤笑,问:“又是哪一个,与先生是熟识?”

邹亦明将牙一咬,恨声道:“就是竹未离!他原叫施亦成,正是我的同门师弟,也是我这多年来,一直想杀的人!”禁不住满腔怒火,手在椅把上拍了一下。

知府便问:“那他也是朱皓,朱神医的弟子?先生与他是如何解下的仇怨?”

邹亦明胸中的怒火烧得人也坐不住了,站起来道:“不错!当年在下与他一同学医,自问是不输他的。师傅每年都会从弟子中,选一个最得意的举荐给朝廷当太医。师傅本属意在下,然而他却认为,在下之所以更受师傅器重,只是因为在下容貌更好些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不禁将脸一仰,微眯着眼冷声笑了一阵。梁薇连忙将身子缩了一缩,也正好看清邹亦明整张脸,原来除了她方才看到的那块,他脸上全是与手背上一样凹凸不平的伤疤。梁薇拿手将眼遮住,龇起牙在心里尖叫一阵,才算没有喊出来,同时又佩服起那知府大人的定力,面对着这样一张脸,也能这样专注地谈话!神人哉!

那知府大人也站了起来,立在邹亦明身后,半是追问,半是劝导地道:“看来,令师弟为人好妒,自负太过。想来,他就是太好妒,才得罪了先生吧?”

“不错……他不肯承认在下医术高于他,很不服气,在下便偏要他服气。我们先是比拼医术,他手段却越发阴毒,一日,竟在我的洗脸水中放入毒药,以至于在下……”他说着,将双手摊开在面前,翻来覆去地看,满眼的悲怆。

梁薇才明白他的脸与手为什么成了那个样子,忍不住小声嘟囔:“嫉妒……洗脸水下药……宫斗剧经典桥段,两个大男生……好娘泡的手段!”

她不料,邹亦明内力充沛,她声音极小也听到了,“呼”地一仰头,正看见梁薇坐在房梁上。

梁薇心下骇然,却见邹亦明看到自己后,只是眯了一下眼睛,似乎只是十分不解,并没有说破。然后,他仍旧转过头来对那知府道:“我与他相斗的事被师傅发现,便将我们都赶了出来,我大好的前途,还有这脸、这手……全被他毁了!所以我心里狠毒了他,发誓有朝一日,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!我潜心练功、修习,想来他也一直躲在哪里练功,不见其踪,直到最近三两年,高丽王孙子丢失一事,‘五煞’恶名满天下,我才知道他与另外四个人结成‘五煞’,无恶不作。近来,他们又盯上了一样宝贝,出现在暮云府,想来也是为这件宝贝……”

梁薇连忙将手张在耳朵旁,那知府替她问:“什么宝贝?”

“一把剑。”

“一把剑?什么剑,竟引得这些个人来?”

“就是那把兰华剑!”

梁薇在上面不禁龇牙……这么弱的名字,我当是倚天剑呢,兰华……够娘,真不亏是我这个纯女人写的小说!

“兰华剑?本官也听说过这个名字,好像跟灵宗的秋皇后有些关系。这秋皇后虽说是秋国公家的千金,其实只是一个江湖女子——灵宗要娶她为后,避人口舌,当然要给她一个高贵的身份。不过,武林中人,不会因为一把剑的前主人是皇后,便争相抢夺吧?”这知府大人显然平日里对江湖中事毫不关心。

邹亦明说:“当然不只是因为这个。当年孟宏久孟大侠打造了两把剑,一把长剑名曰‘梅华’,一把短剑,名曰‘兰华’。那‘梅华剑法’已堪称剑法中的佼佼者,却敌不过兰华宝剑中,所含的‘幽兰剑法’的一招半式。如此武林绝学,怎么可能不引得武林人士的垂涎。”

那知府便追问:“如此说来,武林中人,更应该去抢《幽兰剑谱》才对。抢到剑谱,随便哪一把剑都可练,为何来非得抢这一把剑呢?”

邹亦明竖起食指在空中虚点着,加重了语气道:“正是因为唯有这把兰华剑才能练成‘幽兰剑法’,所以,这些人是非得抢到此剑不可!这剑法一旦练成,便是天下无敌,任是哪个武林人士,都想过来凑个运气。”

这知府大人不懂武功,也无意深究这些,紧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,又问:“那为什么,这些都认定暮云府有这把剑呢?”

“因为,有一个人来到了暮云府……”

“何人?”

“寒梅剑派前任掌门,山居道人周潜光!”邹亦明说,“梅华剑与兰华剑原本都在周潜光手中,他有一对龙凤胎,一儿一女,按说是正好继承他的梅华剑与兰华剑,他却只将梅华剑传给他的儿子周平章,兰华剑则一直被他收在身边。周潜光自幼聪颖,晚年好道,武功修为既高,与武林盟主、靖国将军陈广生又是亲家,剑在他手中,没有人能抢得去。他突然来到这里,大约令众人觉得有些机会了吧。”梁薇听得犯困,眼神朦胧着,只觉得远远看去,邹亦明身材修长,姿态潇洒,倒很是帅气。

知府大人一副“哪里不好去,偏偏来我这里”的神情,皱眉道:“不是说,山居道人的女儿嫁给郭家,将家安在暮云府。他一个老人家,来看女儿而已,未必就把剑带在身边,怎地这些人不去他家偷去!”

邹亦明微笑道:“这兰华剑原为周潜光的师姐,也便是秋皇后所有,他敬她师姐若神明。他师姐的遗物,一定时时刻刻带在身边。”

这知府大人却没有那么关心的样子,只略微点了点头,转口问:“念儿最近可好?”

邹亦明神色庄重地回道:“公子已是大好,听说是想要远门,也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那就好……”他轻叹一声道,“本官还有公务要忙,这就回去了,烦劳先生多在念儿身上留些心。”

邹亦明连忙拱手道:“大人放心!”

那知府大人点一点头,便起身往外走。邹亦明便去送他,走了几步,突然一抬头,狠狠地瞪了梁薇一眼。恶毒的眼神,加上布满伤疤的脸,吓得梁薇差一点从房梁上掉下来。等他们人出去,她独自寻思,很不能明白邹亦明这一瞪的意思——难不成是给我使眼色,让我快走?不过,想到他明明发现了自己,却不说破,也是没有加害的意思,暂且放下了心。估摸着人走远了,便轻飘飘地落了下来。舒一口气,心里一松,就觉得肚子饿得咕咕叫,壮着胆子在空屋子里走一走,想找些吃的出来。

连颗糖也没找到,就听“忽”地一声,邹亦明推门而入。

 

泪无痕:一枕春梦

李式微作者

穿越

已完结 来源 :新华阅读

在线阅读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